位置: 主页 > G生活派 >影想人生 一个领袖的典範 >
  • 影想人生 一个领袖的典範

    2020-07-09

    作领袖的经常是异象的领受者与传递者,人们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一幅蓝图,看到了一座方向仪,看到了前景…

    有位朋友住在一栋很漂亮的大楼,最近大楼改选主委,这位当选的新主委一上任就把游泳池的开放时间改成24小时全天候,另外还推动了许多「新政」。我的朋友有点纳闷,因为这位新主委过去连委员都没兴趣当,即使后来勉为其难作了委员也还是冷冷的,而且对大楼的事务并不关心。可是为什幺一当上主委就变了,整个人变得热情、活跃了起来?

    我问我的朋友当主委有钱领吗?他说没有。有什幺好处吗?他说也谈不上,不过…。我的脑里于是响起一首1986年的西洋流行畅销歌曲”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”。我想很多人可能就是喜欢掌控,喜欢作Leader,喜欢当王,即使只是一栋大楼的主委也好,都能让他猛然快活起来!要跟随别人、被人带领就很闷;自己来带就很起劲。不过,喜欢做头是一回事,要真正成为一个头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  领受异象 看见盼望

    从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好的领袖典範。比方讲到国父孙中山的电影《十月围城》,在打打杀杀的背后最吸引我的是──为什幺有那幺多人愿意为了保护一个人甘愿牺牲性命呢?电影中虽然对孙先生的着墨甚少,但重点很清楚-因为他激励了人心,他带给人们对未来的盼望。

    作领袖的经常是异象的领受者与传递者,人们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一幅蓝图,看到了一座方向仪,看到了前景;他也像个点火者,人们若被点着,就会火热地追随。好的领袖带给人明确的方向感,并激励、鼓舞人突破。

    清楚的信念常常是激励人愿意跟随的关键之一,然而领袖散播出来的亲和力与信心也是不可或缺的触媒。我们看到许多的领袖在人前总是充满笑容,「笑容」一直都是最能抚慰、鼓舞、安定人心的利器。

    在电影「纳尼亚传奇-贾思潘王子」里有一段演到彼得大王和敌人单独决斗,百姓都紧张地在观看,这位王虽然挨了好几剑、痛苦不堪,而且也没把握自己一定能打赢,不过他还是趁机转过头来对他的百姓微笑,高举宝剑鼓舞士气。这就是一个王者的风範。

    做领袖的不是自己很勇猛,就只看前不顾后,一个人往前冲;也不是自己压力重担大、心里作难,就忠实地呈现自己的愁苦给跟随者看,我想前者可以成为大侠,后者可以成为骚人墨客或诗人、艺术家,但都不是作领袖的料。

    德兰修女毕生为赤贫之人奉献,她给人的印象总是面带笑容,和人接触来往充满了幽默,但是我们从她传记中的信件里,才看到她的心灵深处原来有许多煎熬、挣扎,甚至有黑暗重重包围,然而她仍选择用笑容来面对人群,用笑容来抚慰苦难中的人。德兰修女说:『最幸福的保单是微笑,世界上最美丽的是「爱」』。

    笑容能安定人心

    「笑容」可以只是作领袖的策略应用手段,也可以只是一个形象包装,不过这样子的领袖层次很低。层次高的领袖即使内心波涛汹涌、困惑不断、黑暗满覆,他在你的面前所绽放的笑容却丝毫不勉强,因为他爱你,他爱上帝托付给他的羊。

    圣经上说:「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,一只走迷了路…,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,往山裏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?若是找着了,我实在告诉你们,他为这一只羊欢喜,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!」(马太福音18章12~13节)在此我们看到一个真正的牧羊人是如何爱他的羊群,另外我们也看到他是如何看待他的羊群,他不是看数目,而是一只一只的看──看每一只都宝贵,一只都不能失落!

    我很喜欢电影《打不倒的勇者》里的一些对话,比方:「如果不敢冒险,就不再适合作领袖」。还有:「要带领百姓做对的事,而不是只顾讨好他们」。另外最触动我的是这段──幕僚问刚当上总统的曼德拉为什幺要保留「跳羚橄榄球队」(一支以白人为主,被认为代表种族隔离主义的球队)?幕僚想知道他是不是为了政治考量(可以安定政局)?曼德拉想了一下之后,用更正确的答案回答他的幕僚说:「不是政治考量,是人性的考量」。

    因为当时南非白人很担心黑人取得政权后会报复,白人其实生活在极度恐惧与不安之中。曼德拉的考量是超越政治的,他是体察人的软弱、体贴人性的软弱,他愿为消弭存在于他人民之间的恐惧付上政治代价(个人政治前途)。

    超越政治 考量人性

    有一种人自己很强,就以为别人也都要跟他一样。这种人可能可以像曼德拉被关三十年出来还是一条好汉,也可能做得到宽恕迫害他的人,但是一当上领袖经常容易变成暴君,因为他以自己的标準来要求别人──我做得到,你们也要做到。这真是大错特错,如果每个人都那幺强就不用让他当头了,不是吗?

    我有点相信当年如果只有摩西一个人出埃及,他那幺强,可能早就直接进入应许之地了,不用在旷野绕四十年,也不用搞到最后连自己都进不去。摩西爱他的百姓爱到一个地步,当他的百姓得罪神时他这幺对神说:「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……不然,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」。(出埃及记三十二章31~33节)我们再听听旧约里的雅各怎幺说:「我要量着在我面前群畜和孩子的力量慢慢地前行,直走到西珥我主那裏」。(创世纪三十三章14节)这是圣经给我们看到的领袖的典範。

    圣经上的教导很少强调要我们起来作头,更少、甚至可能没有提及过要神的儿女把作领袖当作积极的生涯规划,要努力去培养、训练什幺的,圣经中最多强调的是神的爱。我想一个人得着神的爱,得着爱人的能力,在他的生命中便已经具备当领袖的特质了。

    具有爱人的力量

    最后让我引用《纳尼亚传奇-奇幻马和传说》里半月国王对他的儿子(王位继承人)柯尔说的话当作总结,非常期待这一集也能拍成电影,并保留这段话。他说:「当国王的真正意义,是在发动最危险的攻击时,永远身先士卒,奋勇杀敌;而当军队惨败,情况危急时,永远坚守到最后一刻才离开战场;当国土遭受饑荒侵袭时(在荒年时必然会不时发生),依旧能保持仪容整洁,并在面对无法填饱肚子的简陋餐点时,仍然能笑得比全国任何人都要大声」。 ◎刘议鸿/导演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